新闻资讯 News Detail
新闻详情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详情

火线精英里哪些都有角色设定?

发布者:云顶娱乐官网-云顶国际平台-云顶集团游戏网址 浏览9次 【2020-01-20 19:02:41】

  身为西辛克森家族的长子,迪奥从小就受到父亲严厉的教导。“我们西辛克森家族从你的曾曾祖父起就一直在政界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虽然战争让我们失去了这些,但我们还有你,迪奥。所以,你必须做到最优秀才行,因为你肩负着光复家族荣誉的使命。”就这样,在迪奥的整个童年时期里,他一直逼迫着自己做到最好——并非为了西辛克森家族的荣耀,那对于迪奥来说过于艰涩难懂。而是为了得到父亲的赞许——就像所有其他同年龄的孩子一样。

  在怪物袭击事件爆发后,迪奥随父母一同迁往尼伯龙小镇。在尼伯龙小镇的记忆是迪奥内心一段最快乐也最痛苦的记忆。因为他在那儿结识了特立独行的伙伴们,并在他们的带领下学会了逃课、独立思考和自由。与此同时,迪奥的父母却被卷入了一个可怕的阴谋中。一天,毫不知情的迪奥在回家的途中遭到了怪物的袭击。为了自保他亲手杀掉了它,却发现原来它竟是自己的父亲!在震惊、失望、愤怒和自我怀疑的冲击中,迪奥久久不能平静,最终拖着受伤的右手离开了尼伯龙小镇。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

  春去秋来,随着自由联盟的机构介入调查,尼伯龙小镇怪物变异事件背后的真相逐渐揭开。当精英学院落成之后,人们再一次看见了迪奥的身影,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为何而来。或许是为了将变异事件的罪魁祸首亲自了结。直到此时,人们才发现,原来那一天留在迪奥右手上留下的斑驳伤口,他一直不曾忘记。反而激发出了复仇的烈火,催使迪奥成为又一名战场前沿的火线精英。丛林猛虎-卡特罗

  从出生伊始,战争,成为卡特罗生命中最耀眼的印记。那时战火连年,联邦虽然没有最后瓦解,但腐坏已经至内部蔓延开来。在联邦政府的心脏地带,内阁秘密成立了一个特工培训项目。他们以孤儿为对象,训练他们射击、枪械拆装、暗杀和间谍的技巧。每隔一定时间设置一场考核,落败的孩子将被带离这里。随着考核越来越艰难,被带走的人也越来越多。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直到有一天,卡特罗发现,这个营地已经除了自己,再也没有别人了。项目执行者们似乎对此非常高兴,他们将他称为“SA”试验品,送往战场前沿,在那里,卡特罗的可怕杀伤力将成为每一个敌人的噩梦。

  确实,卡特罗在战场上战功赫赫,他不仅是4049空降师的银翼英雄,也是101野战队的骄傲。简直就像是一个为战而生的人。

  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101野战队在南特尔河域的丛林遭遇敌军袭击的那次战役。当时不仅供给严重不足,还必须掩护前方撤退的313连的伤员撤退。更糟糕的是,新上任的援军指挥还把队伍开错了方向。当援军终于到达之时,卡特罗已经孤军奋战了23天,共消灭敌人上千名。从此一战成名,人称“丛林猛虎”。

  但这一切却把卡特罗推向了毁灭的边缘。人们越崇拜他的强悍,他就越无法忘记这一切全赖那晦暗的训练项目。如今,他已经明白当年考核落选的孩子们都去了哪里。每每想到那些被牺牲的生命,他就会陷入我自我厌恶中。就在卡特罗对军队、国家、和自我产生怀疑的时候,精英学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当她第一次在凝胶状的绿色生化液体中睁开双眼时,她看见一个盘错着有机物组织带混以动物骨骼构成的生化巢穴。这是她重生的地方,但它并不仅仅是一个巢穴这么简单。她后来知道,有一个神秘、强大又令人胆寒的幕后群体控制着这里。而她——痛苦女王奥莉娅,正是这些幕后密谋者最得意的新作品。

  奥莉娅依然清晰得记得在重生的过程中品尝到的种种痛苦。那是灵魂和肢体相互煣炼的苦楚,是肌肉和组织的统统腐败又重新生长时的噬毒,还有骨骼以新的姿态重构的剧烈阵痛。那是灵魂在洗练时发出的绝望的恸哭。

  “亚瑟——”这是当那灵魂最终被洗褪与吞噬时,奥莉娅脑海里发出的最后回响。

  与此同时,一个无法休眠的实体,伴随着一个充满恶意的灵魂重生了。奥莉娅离开她的巢穴,从此战火大陆的阴霾又添一层。

  在黑色的夜空下,她抖了抖背后美艳异常的翎羽,一双遮蔽天日的黑色羽翼随之伸展开来,带着扑面而来的恐怖气息。那是他们为了增强她的力量,而特意为她打造的。从此,奥莉娅将会是变异体族群中最强的存在。

  在战火大陆上,虽然有些人在末世战争“毁灭之光”中,幸运的存活了下来,但由于战后初期整个人类世界已完全陷入了混乱,几乎所有的工厂、农场、医院等都停止了运转,生活物资极其匮乏,生存形势极度严峻。如何填饱肚子,让自己生存下去是所有人面临的首要问题。

  而这个问题,对于年轻的塔里克夫妇来说更为棘手。因为他们还有一个襁褓之中的女儿“艾莉丝”嗷嗷待哺。为了能生存下来,塔里克和妻子迅速团结了村中的其他幸存者,一起抱团求生。幸运的是,他们的村落背山靠江,因此他们以捕鱼打猎为生,虽然食物来源并不稳定,常常饱一餐饥一餐,但至少有了生存下来的希望。

  艾莉丝从小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长大,小小年纪的她已跟着父母学会了坚强的面对人生。虽然平时话不多,但也懂得帮助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原本她们将会在这里顽强的生根发芽,生活的越来越好。但是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多舛,在艾莉丝5岁那年的冬天,由于天气特别寒冷,大雪封山江面也结冰的厉害,为了度过严冬,塔里克夫妇和村民们冒险在结冰的江面上破冰捕捞。虽然大家都很小心翼翼,但是不幸的灾难还是发生了,看似厚实的冰面在瞬间发生了崩裂坍塌,十多人一下掉进寒冷的江水之中,这其中也包括了塔里克夫妇,生命有时候就是这样脆弱,艾莉丝从此变成了孤儿。

  在极剧的悲伤之后,艾莉丝还是坚强的站了起来,甚至比一些大人还要坚强。不过之后她也变得越来越沉默,很多时候只是一言不发的和乡亲们一起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

  由于冰捕事件,乡亲们决定迁徙到机会更大的人类聚居地,于是艾莉丝随着村长与大家来到了天使之城。那年14岁的她更加的坚毅但也更加的沉默。

  一次偶然的机会,艾莉丝遇见了来她们聚居地演讲的“达尔文”。达尔文那悲天悯人的情怀,团结人类奋斗生存的斗志,以及铿锵有力的演讲,在一瞬间深深的打动了艾莉丝。在演讲结束众人纷纷散去之后,达尔文看到了这个眼睛中透露着坚强不屈的小女孩,并感到震动与好奇。

  在向村长了解到艾莉丝的身世后,达尔文来到了小艾莉丝的身旁,俯身对她说:“小姑娘,在你的眼中我看到了一种很优秀的精神,也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需要的一种精神,你是否愿意和我们一起将这种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呢?”

  艾莉丝肯定的点了点头,答应了达尔文的邀请。此后,达尔文就带着艾莉丝和其他的追随者,辗转在战火大陆的各个角落。为了全人类而奔波呐喊。

  5年后艾莉丝19岁时,达尔文创立了精英学院。而在当她得知有反人类组织“天使的复仇”要暗杀达尔文时,艾莉丝几乎是立即下了决定:参加精英学院,成为一名火线精英,保护这位伟大的人类精神领袖。凭借其信念与刻苦,很快艾莉丝就在精英学院表现佼佼领先,成为了一名综合能力出色的火线精英。

  即使在新型机甲的领域中,路西法无疑也是优秀的。他告别了一般机甲迟缓笨重的缺点,摆脱了必须依靠导+弹、巨剑等外在兵器的枷锁。

  虽然路西法无法飞翔,但却有着可怕的弹跳。而那双以钢铁覆盖的拳头,也因其高度敏捷和恐怖的杀伤力,成为他最有力的武器。

  加上远程机枪扫射的能力,和技能“坠天一击”,从任何方面看,路西法都将是机甲领域最具领军实力的机型。

  虽然“毁灭之光”已过去了十数年,虽然幸存的人类已逐渐走出绝望开始重建世界,虽然整个战火大陆正日益生机勃发,但是战争的阵痛却并未结束……

  由于当年核武器以及生化武器的疯狂使用,可怕的生态污染致使某些神秘生物,在这十数年中经历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异与进化。他们不仅进化出强壮的肌肉和尖锐的前爪,并且还产生了可怕的高级智能。

  早在几年前,当战火大陆某些边远小镇,零星传出有人遭受神秘生物袭击的传闻时,多数人选择无视或逃避,他们谁也没有料到,现如今将必须直面一场可怕的生态灾难。

  近年来,这些变异生物已不满足在暗处潜伏徘徊,已开始了公然正面袭击人类,他们在一个个村庄与小镇中制造杀戮,并越来越残暴肆虐,大有全面发动种族战争之势。

  当希尔达出现在精英学院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她那高超的军械天赋惊艳了。当然,希尔达之所以能够如此擅于发挥她的军械才能,还得从她的父亲说起。

  希尔达出生在军人家庭,父亲是大陆第三指挥官,母亲是毒药学家。自从母亲在一次战争中发生了意外,父亲便从军政中退隐收手,带着年幼的希尔达隐逸乡野。凭借着多年的积累和运筹人际的智慧,在乱世中谋得一方安定。但希尔达并没有因此远离战争。相反,从小就喜欢把玩父亲的希尔达,即使居住在在山林丘野间也没有荒废对自己的训练。孤独的童年生活,让她从此更加沉迷于狩猎和猎杀。如何利用风向隐藏自己的气息,如何轻盈巧妙得接近猎物,如何快准狠得出枪射击……渐渐的,在希尔达能够到达的领域范围内,再也没有动物愿意接近了。

  就这样,希尔达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精英学院的又一个佼佼者。既然拥有猎杀的才华,又何不把它用在对抗怪物身上呢?虽然人类的命运于她而言并不如何重要。但只要能够好好的战上一场,就足够了。

  另一方面,在人类社会中,希尔达还有另外一项优势。是的,这位冷艳又神秘莫测的滴血蔷薇同时也是一位倾城的美人。但她的个性也很让人头疼,多年与世隔绝的生活让她的思考回路与常人迥异,喜欢独断独行,也更显得果断和利落。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独特的性格,也与她的清冷外表极为相称。多少曾经与她违逆的敌人,要么败在她的枪口下,要么就自愿拜服在她的枪口下。就像一朵绽放着死亡气息的蔷薇花,成为所有人的在劫难逃。

  希尔达,每一个命丧她手的亡魂都将记得,她的神秘、凛冽、妖冶和决绝,宛如一朵致命蔷薇,宣告死亡的宿命。

  ——“要小心希尔达,那惊人的军械才能并不是她唯一的致命武器。”恐怖组织Mr.J

  特瑞,他凌厉的身手被称为“传说之狼”,喜欢在赢得比赛的时候丢帽子。这个闻名天下的格斗家因其不羁的性格和潇洒的自由气息征服了许多年轻人的心。不久前,为了能够与全世界的高手们切磋武艺,特瑞踏上了徒步旅行世界的征程。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在战火大陆人们喜欢互相切磋武艺,因而没有哪里能够像战火大陆一样高手云集。就这样,出于满心的期待,特瑞来到了战火大陆。

  然而,天不遂人愿,当特瑞踏上这片土地时,却发现战争和变异生物已将这里变得满目疮痍。黑暗中怪物的窥探,人群中恐怖组织密探的身影,荒冢间一位刚刚失去孩子的年轻妈妈的悲痛哭声。但即使生活如此艰难,战火大陆的幸存者们,也依然不懈得努力和坚持着,为了生存下去而努力。他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象,就像当年纽约曾经的贫民窟。就算犯罪猖獗,生活贫困,也没有什么能够战胜人的意志。尤其是,当特瑞听说精英学院里火线精英们的故事后,为了不再看到世人的痛苦,为了弥补战争中错失的兄弟之情,为了还敌人以颜色,为了自己。这不正是自己曾经的足迹吗?他们都选择了精英学院作为自己最后的阵地,那么,不如自己也加入看看,看看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吧。

  就这样,当担心特瑞安危的玛丽特意让直升机来接他离开战火大陆时,却没能如愿以偿。因为特瑞放弃了离开战火大陆的机会,转而投身精英学院。或许这样也不错,毕竟生化怪物可是个有趣的对手。

  在战火大陆中,人们总认为女孩子就像是脆弱优雅的白莲花,需要温室的保护。她们唯一要做的,就要健健康康长大,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但是丽奈却不以为然。她坚信自己必须有所作为,而这与性别无关。

  丽奈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父亲是教书先生,母亲自从生下丽奈之后,原本孱弱的身体越发得弱不禁风,终于在丽奈9岁那年病倒在床,从此一病不起。为了让妻子尽快好起来,父亲毫不吝啬得将微薄的薪资尽数用于聘请专业护理人员。这似乎很奏效,丽奈发现有护士陪同的时候,妈妈的睡眠更沉稳一些。就这样,丽奈确立了她成为护士的梦想。

  一晃五年过去了,丽奈在圣桑罗学院修习护理学。一向聪明伶俐的她很快就获得了c级 证书。这意味着丽奈已经获得实习资格,可以在医院进行正式实习。但就在那一年,黑森林袭击事件爆发了。一个近海的边陲小镇在沉沉的睡眠中卷入了变异怪物的 杀戮,许多人连悲鸣都没能发出,就成为死亡狂欢宴上的又一个祭品。以此为起点,怪物袭击事件此起彼伏。越来越多的伤患被送进医院,但却没有任何手段能够挽 留他们的性命。丽奈在医院协助救治伤患,每天无论多么努力,最终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病患在痛苦中死去。每每此时,她看似柔弱的身躯便会爆发出巨大的能 量,驱使她奔赴前线,将那些变异生物统统粉碎。然而,事情却变得更加难以控制了,因为变异怪物的病毒开始能够制造衍生品。人类的生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终于有一天,学们惊讶的目光中,丽奈提交了退学申请,而与此同时,精英学院却多了一名实力不凡的战地天使。

  凭借标志性的骷髅假面和死神兜帽,“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的作战风格,以及强悍恐怖的战斗能力,半年前刚刚加入精英学院的“毁灭公爵-巴尔”,日渐为众人所瞩目。但除了达尔文,没有人知道,在他的骷髅假面之下究竟埋藏着怎样的惊人过去。

  事情还得从巴尔的童年说起。当年,小巴尔和父母虽然侥幸逃过“毁灭之光”的直接伤害,在城市废墟上和其他少数幸存者们一起活了下来。但是瘟疫、辐射、饥饿却持续蚕食着所有人,最终日益积弱的巴尔父母在一场疾病感染中双双离开了人世,而年幼的巴尔不得不徒手埋葬至亲。悲痛中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在巴尔的面前 :“加入我们,你会变得更加强大。只有这样,才能保护你所珍视的人。让我们一起揪出”毁灭之光“背后的那些恶魔,教那些始作俑者滚回地狱去!”

  就这样,巴尔加入了“天使复仇”。在那里,他被训练为最顶尖的杀手。虽然巴尔不喜欢无差别的滥杀,但他们告诉他,为了正义 ,一些无辜的牺牲总是在所难免的。他们宣扬:“创造新世界,毁灭旧世界。不择手段,在所不惜。”巴尔相信了。直到路西法的出现。

  “天使复仇”为了杀死达尔文,先后派遣出多名杀手,制造了数起针对达尔文和精英学院的恐怖事件,但都在学院势力下被粉碎了。面对精英学院的日益强大,天使复仇不得不加大针对达尔文的暗杀的投入。渐渐的,这个行动日益演变成了大范围的无差别伤害事件。当巴尔指示路西法使用坠天一击的时候,他看到数条无辜的性命在碎石翻飞的冲击中随风而逝。终于,他利用路西法击溃了达尔文身边最后的防线,杀死达尔文的任务目标就要实现了。

  原本以为,达尔文会和其他黑名单上的猎物一样哭着求饶。但巴尔却看见他坦然面对一切:是的,他虽然曾经犯下过错。但多年来,他身体力行挽救生命,在危难中仍然怀着对人的悲悯。他在拯救生命中早已自我救赎。而相比之下,自己却在进行和“毁灭之光”一样的滥杀行径。如此虚伪和肮脏。

  一瞬间,巴尔想起了那些在恐怖行动中被牺牲掉的普通受害人,想起了组织不择手段对敌对势力进行攻击时,对无辜者的“附带伤害 ”。想起了年幼时,自己亲手埋葬的父母——昨天在战争中失去性命的是我的挚爱。而现在,在我所制造的战争中失去性命的也可能是别人的挚爱。

  仿佛再也无法忍受这样肮脏的无差别暗杀行径,“毁灭之王”巴尔终于被自己内心的负罪感压垮了:“我……还有资格获得救赎吗?”

  那之后,天使复仇的“毁灭之王—堕落天使-路西法”就这样突然间销声匿迹了。有人猜测他或许死于刺杀达尔文但失败的行动中。但“天使复仇”组织并没有放弃对这位叛逃者的通缉。为了避免招来祸患,达尔文制造了巴尔死亡的假象,并给了他一个洗涤灵魂的机会:加入精英学院,拯救人类。同时,达尔文还赠与他一幅由金属爱好者威廉亲手打造的骷髅面具,希望他能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

  如今,巴尔恢复了他原本的姓名。并致力于将他毁灭的力量用于拯救生命。是的,他虽然曾经犯下过错,但拯救他人让他重获心灵救赎。

  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对错综复杂的势力争斗感到厌倦,也对世俗中虚情假意的人情来往感到疲惫;他们热爱山水、热爱自然,以自然为修身与生活之道。他们大多身怀绝技,却从不想借此扬名立万,只希望能够隐姓埋名于世。于是,在大陆的另一边,一群隐士们寻觅到一处与世隔绝的孤岛,建立起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世外桃源。

  这个岛屿从此便被称为桃源岛,隐士们居住的村子就是桃源村。铃的故事正是从这里开始。

  当时,村里有一名隐士擅长制药,这位药师时常外出到战火大陆的各个地方摘采草药。因此对“毁灭之光”、精英学院、变异生物的事都有所耳闻。

  一天,他和往常一样出岛采药,却不想在一处河滩边遇到一位身受重伤的妇人。这位妇人因为失血过多,昏厥在寒冷潮湿的岸边,背上有几道醒目的爪痕,正涓涓流着鲜血。在她的怀里,还有一名尚在襁褓中的婴儿。莲藕般的手腕上系着一对金色的铃铛,在风中发出阵阵清脆的铃音。小巧的脸在寒风中冻得发青,但尚有平稳的呼吸。药师知道,如果他袖手旁观,这对母女就会失去生命的希望。他于心不忍,所以在明知有可能感染上变异病毒的情况下,毅然选择将她们带回村中救治。

  可惜天不遂人愿,经过数日的敷药治疗,药师最终还是没能成功挽救年轻母亲的生命。所幸襁褓中的婴儿健康得活了下来。为了让逝者安息,药师替婴儿取名为铃,并决定亲自抚养她长大。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铃在这不追求名利、不问世事、风景秀美的桃源村里如空谷幽兰般绽放光华。这些年里,药师不仅将自己对于药理学的研究悉数传授给铃,还让铃向村子里武学造诣最高的隐者学习格斗之术。令人意外的是,铃虽然十分纤瘦,却是练武的好材料。不出几年,就已经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格斗高手了。大家都开玩笑得说,若是村子要选族长,一定要推举铃这样既能治病又能以武力保护大家的能人担任才行。

  然而平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日益年迈的药师突然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疾病,久治不愈。这病症看似微弱,可对身体的损害却来势汹汹。为了治愈情同父母的药师,铃决定乘船去远处的山林里寻找草药。临行前,药师嘱咐铃以自身安全为重,不用太勉强。铃不以为意,却不想这居然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3天后,铃终于如愿采得崖壁上的珍草,启程返航桃源岛。但当她一踏上岛屿,就发现有什么不太对劲。反应机敏的她迅速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刀,然而一切却已经太迟了。等待她的,是桃源村被破坏殆尽的房屋废墟,和遍地的横尸。通过现场挣扎的痕迹、散落的黑色羽毛,和地上不属于人类的绿色血液,铃判断出这一切应该和药师曾经提到过的“变异生物”有关。听说一旦被变异生物盯上,就很难有幸存者。但铃还是不死心,她小心检查了每一位村民的伤口,每一个人的呼吸。最终却只能选择亲手将他们埋葬。

  当血色的残阳覆盖新起的坟墓,将铃的身影拉得冗长,铃摊开一张字迹潦草的纸条。那是药师遇害时紧紧攥在手中的未能完成的遗书。从那里,铃知晓了自己的身世,知晓了精英学院,还有来自母亲临终的遗言,透露出自己可能依然在世的父亲和姐姐。

  抹掉最后一滴眼泪,铃决心离开这里,并要变得更强。只要能够阻止自己母亲的悲剧重演、阻止桃源村的悲剧重演。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没有人能够想象,这个在数年间杳无音信的女孩,亚瑟苦苦寻找的未婚妻,究竟经历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人们只听闻她遭遇怪物的袭击,从此失去踪迹。却不曾想,她会以精英学院新成员的身份重新回到大家的视线中。人们猜测着,认为她一定是在变异生物丛生的领域设法独自生存了下来,并因此锻炼出了堪比火线精英的矫健身姿。“这真是奇迹啊。”大家赞叹道。却从没有想到,原来她就是后来令人闻之胆寒的痛苦女王-奥莉娅。当然,这也是精英学院为了保护蕾娜而特意保守的秘密。

  在被进行试验和改造的那段时间里,蕾娜的痛苦没有人能够想象。她曾极力保持人类的理智,不愿意沦为嗜血的怪物,成为神秘势力攻击人类的棋子。但她最终还是失败了。蕾娜的自我意识在一次又一次的生化改造中,被变异细胞攻击和吞噬。在痛苦中,她的灵魂被重铸。在身为人类的最后一秒,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亚瑟的脸孔,然而却迅速扭曲变形,随后陷入了黑暗。

  也不知这黑暗持续了多久的时间。混沌之中,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奥莉娅完全控制。有时候,蕾娜会闻到血的味道,她因此知道,奥莉娅一定又开始了无情残酷的杀戮。但她已经无力阻止,只能任自己的意识在黑暗中游离,等待着彻底消亡的来临。

  蕾娜从来不曾奢望,自己还能够苏醒,还能看见光明。然而某一天,就像上天垂怜于她。她在一片模糊和昏沉中,觉得自己能够透过痛苦女王的视线看见外面的世界了。虽然她还是时常陷入无意识状态,也仍然无法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直到那一天,她看见了亚瑟。时隔多年,她仍然一眼认出了穿着铠甲,且遮住了部分脸孔的亚瑟。一时间,幸福、惊讶、悲伤、叹息,数不清的情绪杂糅在一起,让蕾娜痛苦得肝肠寸断,也冲击着痛苦女王的每一寸神经。最终,在奥莉娅重击亚瑟的那一刹那,蕾娜的愤怒帮助她压制了奥莉娅,夺回了身体的主导权,也拯救了亚瑟。但同时,她的精神消耗已经到达了极限。没能来得及说上任何一句话,蕾娜就这样昏了过去。

  后来,蕾娜被带到了精英学院进行治疗和恢复训练。她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已经看不出痛苦女王的任何痕迹了。但她的记忆却变得支离破碎。

  如今的蕾娜比起曾经爱笑又充满阳光的花店少女,更像是一名果敢而凌厉的火线精英。往事已然如烟,只是在看见亚瑟的时候,心底会浮现出一种难言的悸动,令人怀念情绪。

  “他们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浪漫的、纯洁的爱情,最终却因为某些缘故而没能在一起。人们称之为蓝色恋人。”

copyright 云顶娱乐官网-云顶国际平台-云顶集团游戏网址 版权所有.2017 ALL Rights Reserved